​转载|罗大佑 - 我,和吉他的渊源(一)

​转载|罗大佑 - 我,和吉他的渊源(一)

从八,九岁开始(之所以会讲得这么模糊,是因为这个印象在那么小的年纪,真的是模糊的)接触到 家里那把哥哥弹的绿色的「丽声」牌空心吉他 (是的,空心。以前我们就是这样叫的)讲起来,我和吉他的缘分应该是差不多有五十五年了。

这把绿色的「丽声」吉他(我高度怀疑是西门町中华路上那家杨上忠老友开的「新丽声乐器行」早期的试验产品),不久就弯掉了。

弯掉,就是说 那把吉他的琴颈因为长期禁不起六根弦的张力,琴颈向前弯曲,从很难弹、到不可弹,到了它竟弯成了几乎像一把弓的地步。

就变成了一把不能弹奏而被丢弃的乐器。

后来随着父亲医院开业,在 1968年的十四岁,转学到了高雄念中学。

这时候,电吉他的弹奏风气已经开始盛行(长大后,我估计这应该和 披头四音乐的全球风靡有关),我和哥哥向父亲申请购买了日本制的 Teisco 电吉他,一把红色实心的,另一把是日炙色的半空心电吉他。 

这两把 Teisco 的琴,在日后不知为何的,被一把英国制的 Vox 厂牌的 樱桃红色的Super Lynx Deluxe 半空心琴 抢尽了我们对电吉他的初恋热情。

天哪!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那把 Super Lynx 的红色琴身,还有围绕着琴顶面、背面的整圈的淡黄色箍圈。这是一个多么诱人而且让人记忆深刻的烤漆,它在黑夜里甚至还散发出迷人的木头与亮漆的气味,有时会让我在弹完吉他后,抱着它睡着了觉。

高中毕业后,我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一边准备重考大学,一边和Joe、杨继武、A-Lip 等几个团员组了「洛克斯」合唱团。我自六岁开始就学钢琴,显然键盘乐器弹得比吉他好,因此担任合唱团的键盘乐器手。

那是1972年的台北。

我私下,自己弹的是一把购自于「新丽声乐器行」的台湾制的 十二弦木吉他。这把木吉他的琴颈很粗,因为要抵抗十二条弦那更可怕的张力(不要弯掉呀,不要弯掉!):是的,这把琴虽然是本地制的,但是在音色与可弹性方面,已经是一把极有水平的琴了。

这把十二弦琴甚至没有一个厂牌名字刻印在琴头或是琴身,所以我无法知道是在台湾哪里制造的;但是,由于它没有厂牌标示,也表示它并非一把量产琴。

一把负责任的,深褐木色的好琴。 

这把琴一直跟了我到台中读大学,到了大学二年级。 

大二时,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探听到,台中有一家乐器工厂,仿制马丁牌的吉他仿制的非常的接近。         由于无法接触到原厂的马丁吉他,无法比较真的马丁⋯⋯但是热情到:真的竟也自己储够了钱,用当时的四千元台币,把那一把仿制的马丁吉他买到了手。 

这是一把在琴头上就 竖列着印有大大的 「MARTIN」六个大字母的,Dreadnought 旗舰型木吉他。

这把吉他是原木色,虽然是仿制的琴,但是漆色透亮光滑,琴颈和琴身弹起来、抚摸起来都坚定扎实;低音沈稳的震荡会与弹琴者的胸腹一起共鸣,中高音平衡散出,跟着人的歌声在伴唱时,音量适中恰当,会随着弹奏者的下手轻重低吟或高亢铿锵,丝毫没有在混的感觉。(待续)2020.10.28 by 罗大佑

​转载|罗大佑 - 我,和吉他的渊源(一)
​转载|罗大佑 - 我,和吉他的渊源(一)原文编者语:而图片中的这把琴,即将在11月28、29日LegacyTaipei跟着大佑哥登场。这是一场有故事的聚会,大佑哥和几位多年好友,将他们那些年的收藏,逐一陈列在现场,想跟每一个人分享歌曲背后的重要角色「琴」与其动人的故事。


以上内容转载自罗大佑先生的Facebook,侵权删除!


——END——


​转载|罗大佑 - 我,和吉他的渊源(一)

​转载|罗大佑 - 我,和吉他的渊源(一)

​转载|罗大佑 - 我,和吉他的渊源(一)​转载|罗大佑 - 我,和吉他的渊源(一)

​转载|罗大佑 - 我,和吉他的渊源(一)

​转载|罗大佑 - 我,和吉他的渊源(一)

​转载|罗大佑 - 我,和吉他的渊源(一)

​转载|罗大佑 - 我,和吉他的渊源(一)